弘扬蔡氏文化  传播蔡氏信息

      宣传蔡氏品牌  服务蔡氏宗亲


        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微信

蔡氏新闻 · 福建省济阳柯蔡委员会蔡文献会长答谢函  · 福建省济阳柯蔡委员会: 筹集爱心款捐给湖北和..  · 福建丰田蔡氏工商青联谊会向族内90岁高龄老人..  · 湖南株洲蔡氏济阳堂攸县渌田镇五星桥头老屋祖..  · 福建泉州张坂镇塘园村蔡氏祖厝重建落成庆典  · 深圳市碧头股份合作公司举办蔡氏2019年终联欢..  · 广东雷州市蔡氏联谊群开展第七次“迎新春,献..  · 浙江省蔡氏宗亲联谊会开展冬季扶贫帮困慈善活..  · 福建省济阳柯蔡委员会第六届第三次理监事会暨..  · 深圳松岗沙浦一村蔡氏举办迎新春晚宴  
蔡氏文化 更多

典故传说

蔡氏谱事

蔡氏辈序

文化综合

更多

《蔡氏文化网》编辑部

网 www.cs1046.cn

邮 箱:2512630201@qq.com
主 编:蔡海峰
手 机:13719670907
Q  Q:2512630201
 

 ·当前位置:首页 > 蔡氏文化 > 文化综合 > 内容 

蔡崇正侍卫府印象记

作者:蔡 之  发布时间:2019-1-6

    这几年,很多身居海外的人,纷纷回来寻根访旧。他们带着割舍不断的情思,怀着深深的眷恋,终于来到了故乡的土地上,把万般思念,一腔惆怅,倾诉给亲故乡党,倾诉给黄土青山。这股回归热流也催动了我探访故乡的夙愿。数十年来,受身份制约,回访故乡只能是个可想而不可及的梦,如今社会开明了,正常的事情不至于再被曲解而“上纲”了。

   1989年金秋时节,我在妻子陪同下回到了魂牵梦绕的生身故土。当我辨清眼前的村庄就是我的生命起始之地时,不由老泪纵横,心绪万端,历历往事一一涌上心头,妻子轻轻把臂扶持我徐徐地行走在村道上,待我平静些后,随向他讲述我儿时在这里经历的、听说的诸多事情。

   我的童年时代是在这座民风古朴,景色宜人的庄园里度过的。在这里,我听说过我们家族的很多传说,看到过那连片的楼宇精舍,乘坐过古柳故道上的牛车,感受过战争炮火的惊魂。虽然时隔已有半个世纪,当年这里给我留下来的印象,依然脉络分明地记录在我的心里。

   传说我们的先祖原本生活在南方(或西方),说不准是商贾的转移,还是仕途的迁徙,便留居于钟吾。传到我的祖父,因为他有了功名,便显赫起来。祖父习武,兼有文才,以武业被朝廷选录为侍卫,常年在京城供职。可能是有过什么特殊功勋的缘故,祖父获得极大的恩荣。当年在龙河之滨建造起来的那座庄园,听说就是朝廷给他的赏赐。那是一处异常壮观的缙绅庄园,坐落在县城以南龙河北岸,比邻通衢大道,气势宏伟,别具一格,在宿迁一邑,堪称无与伦比。

   庄园中央耸立高楼广厦,深宅大院,称之为侍卫府。主体建筑说是依照苏州某名庐式样建造的,呈现“三院九井”格局,并配有东西两个花园,共占地数十亩。

   正门南向,飞檐石鼓,沤钉兽环。由正门进入是前天井,石铺中路,厢房分列,前行两丈左右,抵前楼。前楼又名客楼,是宾朋下榻之处。我在儿时,此楼已显陈旧,遥想盛时,自当是粉壁朱栏,雕床锦被。尤记前墙上那一排花窗,若值春和景明时节,窗扇洞开,则轻风拂面,煦光照人,远眺蓝天白云,桃林麦浪,自有一番令人心旷神怡,终生不忘得情趣。

   前楼下层为穿堂(过道),经穿堂,便来到了中天井。中天井位居庭院中心,二侧敞廊,北首大厅。大厅高与楼等,室内以大木石础支撑,地铺方砖,柱抱楹联。前有一排屏门(隔扇),刻花拼巧,卸之为厅,闭之为馆。若逢喜庆宴会,厅堂廊庑均可设席,虽有二三百亲友,不愁无座,客主音容,可闻可见。中天井植有梧桐两株,参天蔽日,缘映四壁,有灵禽栖与树巅,鸣声朝夕盈耳。大厅正中供孔子像,我就是在这里接受短暂启蒙教育的。大厅久经风化侵烛,此时已黯然失色,光彩不再了。

   跨出大厅后门,就到了后天井。这处庭院连同堂楼(后楼),是供尊长生活起居的地方,摆设几件盆景花树,处处洁净无尘。后天井有两口硕大的龙纹彩釉金鱼缸,分东西向半掩于地下,缸内种水草小荷,南冠王子,羽裳仙姬,游嬉其中,潇洒娇娆,无纶钩厄危,有食物果腹,悠悠哉春夏秋冬。曾见曾祖母拄龙头拐杖临水投饵,银发旗服,情景至今记忆犹新,而今算来已有50年了。后楼上存放着祖父母顶翎服饰,家谱祭器,外人不得涉足。出于好奇,趁一次祭祀取物之机,我跟随堂叔去过一次后楼。上楼后,陡然感到毛骨悚然,空屋回响,尘埃遍布,蝙蝠纷飞,巨箱如柩,顿时让我想到人们对这幢高楼中的狐怪传说,竟然吓的大哭起来。

   左右庭院,式呈对称。前到正中大门两侧的粮仓,后至堂楼的梢楼,中间由客楼和大厅的梢楼把这条庭院分隔成东西各3个偏天井。内依廊庑厢庌,外列条状精舍,精舍首尾两端围有高墙。这样构筑起来的建筑群,形成了缙绅庄园的核心部分。在廊庑和院墙间开有八处门道,沟通各个院落和东西花园。客楼梢楼下层亦有过道和大厅序墙外面的巷道贯穿前、中、后3个偏天井,出入内宅者,无须绕走中庭。

    此外,还有别具情趣的单幢小楼,分别建造在正宅大院的4个角上,叔辈们把前宅两处小楼辟为书斋,室内窗明几净,书香盈屋。经常有文士们来小楼聚会,谈古论今,评书说画,俨然是一处乡间文化沙龙。廊庑平时多无大用,充做储物行道使用。精舍用做寝室和其它方面生活用房。大厅梢楼上是内眷们针黹消闲所在。堂楼梢树下层则留给归宁者居住。

    祖父母分居于中轴线左首的东院,因此,东院也就成了我生活的根据地,对东院我的记忆更为深刻。前天井是生活区域,终年食品飘香,鸡鹅啄食,人来人往,一片繁忙。中天井竹影婆娑,梅倚窗栊,幽香满院,赏心悦目。最让我难忘的还是聚居在后天井的鸽群,当初院中只立一柱鸽亭,大概也就是应景而已。后来羽族兴旺起来,一亭难以容纳,主人为了安置这些在当地被视为兴盛的灵物,随在檐下、壁上抽砖造巢,供鸽群栖息繁衍。年复一年,房前屋后,触目处处鸽巢。每当鸽群在晨曦中翱翔于碧空彩云间,举目观望,总能使人产生出一种欢乐愉快的感受。当然,我在那个时候还谈不上欣赏,只是出于儿童本性,非常喜爱那些小精灵。

    花园也有大门通向外界,位置是在中门两侧,稍许偏后一点。园区由一道花墙横隔,一分为二。前区用于农事,沿着前院墙,盖有草屋数间,看上去也都很高大工整,用于做牛屋马厩和存储农具草料。后区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花园。不过在祖父母去世后,花园逐渐凋零,失去了昔日繁华的景象,有些园地被零乱的拓垦为菜圃瓜畦,唯有沿墙残存的10余株石榴树,不识人间的沧桑,竟然依旧花繁枝茂,似乎告诉后人,此园早先的风采。两座花园的后角落处,还各砌起一座高堡(炮楼),高有5丈左右,大约是一种防御性工程。在日军入侵到侍卫圩子时,东堡遭倭寇炮击而毁坏,同时被毁坏掉的还有堂楼等屋宇。

    我厌恶战争,弹火无情,摧毁了世上多少名城古刹,夷平了多少华屋大厦,倘若让龙河之滨那座宏伟美好的建筑保留到今天,将它转用为学府。不知后世有多少学子因此而得到教益!

     府第之外,东西和北面分往乡民农户,各处房屋,院落和道路也都排列有秩,章法井然可见。府前培土为广场(多用为打麦场),纵横可以驰马。场沿上椿槐成行,高大茂密,枝叶间鸟雀集巢,鸣叫不息。去广场前数丈,有大路横贯东西,据说先前在大路通过庄园出入口处还各有一座庄门,在我记事之前,庄门已不复存在了。庄园周围掘有带式绕庄濠沟,宽达数丈,储水护卫庄园,兼灌园圃,谓之圩河,取挖河之土堆垒里岸,夯实成墙,谓之圩墙。村人皆住圩墙以内。圩河外岸,广植榆柳,林带再外则为菜地果园。

    庄园地区,春夏季节,桃杏吐艳,清波之上,鹅鸭戏水,细雨轻风,布谷声声,确有江南意味。

·上一篇:什么是家族文化? ·下一篇:江苏宿迁“兵马蔡氏”与《极乐律..
关闭本页】【返回页顶

| 稿留言 | 网站管理 |  |

《蔡氏》编辑部

邮 箱:2512630201@qq.com  粤ICP备16001907号-4

息,未经许可,转载必

在线客服

主编在线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