弘扬蔡氏文化  传播蔡氏信息

      宣传蔡氏品牌  服务蔡氏宗亲


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    

蔡氏新闻 · 福建蔡氏宗亲联合总会举行第二届第一次会员代..  · 福州市漳浦系蔡氏宗亲联谊总会组织宗亲到南通..  · 菲律宾青阳衍派蔡氏联谊总会捐巨资助学  · 广东汕头市潮南蔡氏宗亲会赴福建漳浦谒祖敬宗..  · 浙江省苍南县蔡氏宗亲联谊会举行第三届换届大..  · 福建连城蔡氏宗亲理事会第二届 班子成员换届..  · 东莞樟木头官仓蔡氏宗祠重光十周年祭祖暨樟木..  · 福建南安市政府主要领导带队到洪邦蔡氏农村幸..  · 福建漳浦县金浦梁麓书院举办春季祭祖暨蔡世远..  · 广东惠东县柯蔡宗亲联谊会举行蔡氏总祠重光暨..  
蔡氏人物 更多

古代先贤

近代人物

现代精英

功德榜 更多

《蔡氏文化网》编辑部

组成人员


编 辑:蔡嘉蓉 蔡崇文 王奇蓉

编 审:蔡弘光

主 编:蔡海峰

 ·当前位置:首页 > 蔡氏人物 > 近代人物 > 内容 

江西督军蔡成勋

发布时间:2022-8-9

   蔡成勋(1871—1946),字虎臣,天津人。1900年毕业于天津武备学堂。1911年任浙江第四十一混成协协统。1914年任第一师师长,南方征讨军第七军军长。冯国璋代理大总统时,任察哈尔都督。1920年任陆军总长。1922年任江西督军。1924年底直系失败后,回天津寓居。
   1900年,毕业于天津武备学堂。1911年,任浙江第四十一混成协协统。1914年,任第一师师长,南方征讨军第七军军长。冯国璋代理大总统时被任命为察哈尔都督。1920年,任陆军总长。1922年,任江西督军。1924年12月,被免职后辗转返回天津寓居。在天津英租界五大道地区建造了寓所和祠堂。并从事房地产、实业投资和慈善事业。曾于1931年任天津市慈善事业委员会委员和天津市救济水灾委员会干事。

   蔡成勋原任第一师师长,民国6年(1917年)来绥任都统,仍兼第一师师长。全师官兵移驻绥远,军容浩浩荡荡,颇极一时之盛。蔡都统接任后,都署政务悉由崔顾问(忘其名)主持,还以第一师书记官刘书言兼任总务处处长,所有各机关稍为重要的职务,亦多派第一师军官兼任。军人执政,一时赌风盛行,当时我亦是总务处中一员,也难免不受些影响。自贻谷垦务失败以后,虽然设有垦务总局,但都统从不过问,垦务办理好坏无人稽考。中央任命都统兼任垦务督办,乃在都署西边成立垦务督办公署。当时我仅一人在绥,就住在督办公署后院。所有都署同仁,经常在后院打牌,我还要担任招待,真是苦不堪言。好在都统从不过问。为时未久,我即奉委出任包头清源局去了,这才告一段落。

   垦务督办之下,垦务总局设总办一人。第一任总办元恺号虞卿,为时未久,即调为朱荷宜。垦务进行如何,暂且不提,总局成了高级麻将所。都署顾问带头,每日公余之暇,即到垦务总局聚会,照例每日必有红烧翅子。据说每个翅子,须用十只鸭子汤烧成,特别好吃。吃完之后,手弹至半夜而散。每日如此,从未柯断。但是蔡成勋从未参加,也没听说他打过牌,也从不过问这些事,究竟在后堂干些什么,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  地方人民贪图利益,喜种大烟,亦知历任政府禁种大烟,都是那么一回事。蔡成勋到任以后,亦是布告皇皇,严令禁种,如有犯者,定即如何惩办等等。并且三令五申,不惜纸笔,好像煞有介事。谁知表里不一,口是心非。朝下令而夕又派人分赴各县面授机宜。各县知事心知种烟对他们首先有利,何乐而不为?更何况按规定每亩烟地除征收实物若干成外,并收罚款若干成,于是明禁暗纵,鸦片越种越多。结果人民所收的大烟,几乎全部归公。因此种烟的人民个个呼天喊地,后悔莫及,而大小官吏,人人私囊肥满,其手法之高妙,实非历任所能望尘。

   蔡在任的第二年(1918年),其夫人病殁绥署,蔡不独借此敛财,而且借此敛名。除挽幛实物一概收揽外,或由总务处长刘书言面授,或派人分赴各县向知事授意送万民旗伞。仅各县绅商人士所送万民旗伞即有百余件。那时正值新旧两城之间马路修通,当蔡夫人出殡之日,五里之遥的马路上,送殡人群浩浩荡荡,所有旗伞执事,像出塞一般。前端已至旧城尽头,末端尚未走出新城署门,真极一时之盛,不说绝后,也可谓空前了。一时人们都说天津人爱阔气(蔡是天津人),真是一点也不假。听说灵柩回到天津,又将旗伞执事出塞了一回,都说老蔡在绥远的德政不错,不然哪有这些万民旗伞呢?所谓可欺以其方,难罔以非其道。算是当时官场一曲现行记吧!

   绥远财政来源,大抵依靠清源局税收,此外全仗稽核所收土药罚款。张鼎彝长财政时(张为河北献县人,号子铭),有迂腐学者的习气,不懂得如何整理财政,终日迷信同善社,还著有气功坐功可以去痛延年的小册子,鼓励同僚信服同善社。当时财厅所属各清源局的人员,几乎无一不入同善社者。我任包头清源局时,亦不得不随同进入同善社。坐功可以静心养气,很有好处,但近于迷信,很容易误入歧途。张子铭虽好坐功,但亦不忘贪财,经常示意各局长给他进贡。各局都进贡不少。我因被人屡次劝说,也给他进贡1000元,由我把支票面交给他。这是我生平最大的污点,今天为了写实,故不得不以实道实。清源局有一项陋规,就是纳税进出找零,必照市价多收一百制钱。此项陋规,我初到清源局时,曾经出示不得超收此款,讵料包头征收各局群起反对,都说各局经费不足,全仗找零收入以资挹注。后来只得从众,我也照收。送张厅长1000元贡款,即来于此。

   第一师第一旅驻扎在绥远新城,旅长杨某,外号杨磋磨,顾名思义,即可想见其为人,贪财好货,经常倒个买卖,听说终日拿个算盘,坐在电话跟前,打听行情。虽日言之过甚,恐怕也是实有其事。杨某与师长极为相知,是否与师长通气,则非局外人所知悉。

   第二旅驻扎在包头,旅长沈凝山,字广聚,安徽人,比较稍有学识,师长不易控制。自从他驻扎包头,每日必到包市交通银行找人打牌、叫条子、抽大烟。记得我二次到包头清源局时,旅长还联名欢迎我到交通银行,名为接风,照例饭后必须打牌。我说前次在包两年,从未上过牌桌,实在不会打,他们说教你就会。硬把我拉上牌桌,不料结局还赢了一点,以后每日都要来请,不打还不行,真是苦恼至极。旅长有将在外的气概,不知因何常与师长闹意见。那时师长有个小舅子名叫王小鹤,时任五原东南清源局局长,常住包头,好像是师长派来监视旅长似的,久而久之,难免有些传话不当之处,因而旅长与师长意见越闹越深,师长竟欲撤换旅长,旅长亦表示抗不交代。有一天我与五原县长王文泉正在旅长客厅谈话,王小鹤忽然来了,旅长二话没说就把王小鹤按在地上,拿出手枪对准王小鹤的头,就要扣扳机,我与王县长展求不要把事闹大了,还跪了一腿,这才暂时解了围。为时未久,蔡调任江西督军,沈也就下了台。

   自从第一师来到绥远,饷项均由中央按月发给,地方显得比前繁荣。新旧城之间原有一条马车道,还要绕道姑子板,弯弯曲曲,一遇天阴下雨,道路泥泞,甚是难行,官民一致要求修整,蔡成勋乃命第一师修新旧城直达马路。1918年春季,先由兵工动手,又要了一些民工,不多时就算把土路基础修成了。还在马路两旁栽了杨柳树,因为保管不好,成活率不大,历年屡次补栽,现在马路两旁最大的柳树还是那时栽的。当时土马路一遇雨天,还是难行,经过历年垫砂碾压,才稍好走一点。直到日本占领时,才修成洋灰路。中间靠近新城有两段路,每经冬天一冻,春天就要翻浆,总也修不好,直到解放后,始把道路两旁修成暗沟,加宽路面,乃有今日之平坦景象。

   转自《内蒙古文史资料第31辑》

·上一篇:乐善好施立祥号 开明绅士蔡慕韩 ·下一篇:蔡威:牺牲在长征途中的“红军活..
关闭本页】【返回页顶


| 稿留言 |  |  |

部   箱:2512630201@qq.com

码:91441302MA546BX10P  号:粤ICP备2020098548号-1

息,未经许可,转载必


在线客服

主 编: